恥笑☆What英文...她這麼做.???今年央美藝考取消英語設限 幾乎贏得壓倒性叫好聲


英語 課程


“這絕對不啻於霧霾天的一股清流啊!”人稱“老黃”的黃耀傑其實還不到25歲,如今是望京某知名美術培訓班的專業教師。昨天從同行口中得知中央美院今年藝考將取消英語設限後,他一口氣在朋友圈發瞭好幾通感言。記者從接近央美招生辦的權威人士處獨傢探知,今年中央美院本科招生確定取消英語單科限制,目前隻待招生簡章正式發佈。對於這枚重磅炸彈,無論考生還是畢業生都拍手稱快。不過,也有藝術界人士擔憂,當年為引導考生重視語言功力的英語設限,“一朝取消,會不會因噎廢食?”

幾乎贏得壓倒性叫好聲

與普通考生不同,藝考生想要獲得錄取資格,除瞭專業考試成績,其各科文化課成績還要達到相應學校的最低標準。去年的央美招生簡章中雖並未對單科做出具體分值限制,但明確規定“對外語、語文有單科成績要求”。如今此規定一朝廢除,讓無數將英語單科限制視作“夢魘”的考生,長舒瞭一口氣。

盡管此消息還隻是小范圍傳播,但“老黃”的朋友圈早已炸開瞭鍋。“可惜當年沒趕上啊,要不咱混得肯定比現在強”“便宜瞭這幫後生呵,真想回個鍋”……各種留言傳遞出往屆考生的無限感慨。

“老黃”更是連連回應“往事不堪回首”,“6年前第一次考央美,專業成績就沖進前20名,英語差5分把我擋在瞭門外。”不服輸的他開啟復讀模式,可惜一次次敗在“ABC”上。雖然已過去多年,他依然清楚記得一連串讓他鎩羽而歸的英語分數線:清華美院90分,中央美院80分,廣州美院65分。如今,他已“上岸”到望京某知名藝考班當上專業教師,講課地點距離他心儀的央美不足一公裡。可能的話,明年他想再次報考一下,“畢竟守得雲開霧散,機會太難得。”

畢業於湖北美術學院油畫專業的劉窗,在國內青年藝術傢群體中早已小有名氣。回想20年前的高考,他目睹瞭太多因為英語分數不達標而不得不接受調劑或復讀的同齡人。他還記得有一位同學的專業課考進瞭廣州美院的前幾名,總分也排名居前,隻因英語少瞭3分,最終被調劑到一所綜合性大學的藝術學院。“他原本擁有超強的繪畫天賦和藝術感知力,畢業後到一傢小出版社當美術編輯。太可惜瞭。”在他看來,對他們那代人而言,曾經的政策不夠友好,“如今,取消這個單項限制,就會有更多專業實力強的學生進入心儀學校。”

考生英語水平早已越線

央美並不是第一傢吃螃蟹者。今年初,中國美術學院正式發佈本科招生簡章,全面取消語文、英語的單科限制分。10多天前,四川美術學院也宣佈正式取消2017年藝考的英語單科限制。

四川美術學院副院長侯寶川解釋說,川美2016年錄取學生的英語平均水平已經達到91分,遠遠超過沿襲多年的英語最低分數線。這也意味著,越來越多藝考生已不再受困於英語單科線。而對極少部分專業課優秀、英語欠佳的考生來說,此舉無疑是最大利好,“我們何樂而不為讓更多專業優秀學生進來?”

央美一位教師也介紹,央美的文化課分數線在國內藝術類院校中長期擔當“峰值”。據瞭解,諸如建築學、美術史論專業,文化課最低分已接近各省一類本科線。再用比實際考分低得多的英語分數線做限定,有多此一舉之嫌。

“老黃”也承認,相比前輩,如今95後、00後考生的英語水平早已上瞭不止一個臺階,“有幾個男孩子沒玩過網遊、女生沒追過美劇?幾乎在遊樂消遣的同時,順帶也拔高瞭英語起點。”不過,他堅持認為,藝術傢最大本領還是靠作品說話,“何況考試過關與否與實際語言應用並沒多大關聯。”

在取消英語設限方面,校方和考生的立場幾近一致。然而,也有聲音認為,對所有專業“一刀切”似乎欠妥,尚需區別看待。比如,國畫專業最強的資源都是老祖宗留下的,需要強化的是漢語水平,英語似可放寬;油畫專業的鼻祖在歐美,無論是閱讀文獻還是走出國門參展,蹩腳的英語終歸會限制自身發展,英語設限的指揮棒作用不能無視。正在倫敦某藝術院線研修的曾清源2016年畢業於川美,留學經歷讓她意識到語言是學習與交流必不可少的手段。她以華語演員闖蕩好萊塢為例,“以前也有內地明星參演海外大片,大多‘打醬油’,這回上映的新片《星球大戰》,薑文、甄子丹戲份很足,你能否認他們一口流利英語沒起作用?”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昨天發佈的招生簡章依然規定:報考設計學類的考生,外語成績不得低於90分(150分制)。

有利於招“專業高分段”

對這一新政是否會影響招錄考生的整體素質,多位業內人士笑言“杞人憂天”。

“尤其幾大重點美院錄取的學生,這些年文化課考分原本就不低,有總分在那兒兜底。”在劉窗看來,這項措施有鮮明針對性,就是給那些專業成績優異,而英語“瘸腿”的考生開的一扇窗,“不可否認,藝術領域更容易出怪才。如果的確存在專業課非常優秀,英語差那麼幾分的考生,如此舉措必然有利於將專業高分段學子招致麾下。”他建議,不妨“寬進嚴出”,把畢業時的英語考試分數提高。



藝術類考生學外語到底有無必要,這些年一直都是爭論熱點。幾年前,受聘擔任清華大學學術委員會副主任的韓美林就曾撕開一道口子,在不考英語的情況下,破格錄取一名藝術設計類博士生,而且攻讀學位期間也不用學英語。時至今日,他依然記得當年爭取過程中“三番五次的曲折”。他不止一次向外界傳遞自己的觀點——不能因為外語不過關,而毀掉瞭藝術天才,“把學外語的大把時間,拿去畫畫不更好嗎?”盡管他對繼續帶博士已沒瞭最初的熱情,但他依然希望國內有更多藝術院校能出新招兒,突破不符合藝術發展規律的條條框框,“出發點就是不拘一格降人才”。

“希望這是改變的開始。我總認為,專業的學校,不應該受制於非專業的項目。”一位業內人士說。而在國傢博物館原副館長陳履生看來,美術院校不能僅僅依靠考試來發現學生,如何多方面發現人才也很重要。他舉瞭一則趣聞:生前為中央美術學院教授的高冠華,當年從江蘇南通的鄉下到杭州報考國立杭州藝專,由於沒吃早點,他進考場後把考試為考生準備的修改炭筆畫的饅頭拿來充饑瞭,最後居然還被錄取瞭,“類似這樣從沒接觸過炭筆畫的考生,今天還能考上美院嗎?”



本文來源:北京日報



▼iShare愛多益高分達人-陳子璇


心得"英文滿分神回覆*"男人永遠不知道女人在想什么,女人永遠不知道男人想要什么。其實愛哪有那么難,不過兩個字:珍惜。@@


臺灣外交-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創作者介紹

玩大陸の星座99不解釋!

玩大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